曲阜市新闻网

文章详情

亲爱的战友,我来了…… _农业新闻网

2019-01-21

亲爱的战友,我来了……
“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近40年,在余生能再次见到我的好大哥,我的好战友赵和平,成了我有生以来最大的心愿,如今在呼市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下,我终于圆了这个梦!”5天前,从河北邯郸来到我市寻找战友的胡付太,昨日终于得到了战友的消息,内心激动不已。
胡付太告诉呼和浩特晚报记者,1974年,18岁的他参军入伍,第一次来到内蒙古,就是在卓资县旗下营进行3个月集训中,他拥有了一帮好战友,其中就有他惦念了半生的大哥——赵和平。
“18岁的毛头小伙子第一次离家这么远,怎么可能不想家,不思念亲人呢?”胡付太说,在他最脆弱的时候,赵和平向他露出了温情的笑容。
赵和平比他大两岁,两岁之差,让赵和平承担起了大哥的义务。拉练时掉队了,赵和平边陪他跑边给他打气;脚掌上磨起了大血泡,赵和平轻轻帮他挑破;不会洗衣服,赵和平帮他洗……有这样一位大哥在身边,家再远,胡付太也不那么思念了,训练再苦,他也不觉的那么难熬了。
三个月的集训完成后,胡付太和赵和平等战士被分配到解放军第253医院,成为了一名护士兵。
“赵和平家在呼市麻花板村,每到周六日休息,他就会带我回家。”胡付太回忆,在那几年里,他最高兴的日子就是周六日,因为他可以跟大哥回家,吃大妈(胡付太管赵和平母亲叫大妈,在他心里,这是他第二位母亲)做的饭菜。大妈对他特别好,怕他想家,怕他在医院吃不好,每周总是把好吃的给他们留着。
1977年,退伍的日子到了,胡付太和赵和平也洒泪而别。“当兵几年,我自认为自己的意志已经被磨炼得很坚强,没想到在和大哥、大妈告别时,我哭得一塌糊涂,像个孩子。”胡付太说,分别时他和赵和平约定:此生绝不相忘。
“退伍复原后,我回到家乡种地,和大哥经常书信往来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,大哥专程来到我的家乡探望我,我们在一起边喝酒边回忆往事,一会儿笑一会儿哭。三天过去了,大哥走了,我才知道,他看到我境况不是很好,偷偷给我妈塞了5000元钱,80年代的5000元钱,那可是一笔巨款呀!”胡付太说,赵和平走后,他也抛下了锄头,离家开始做起小买卖,因为当时没有手机,他和赵和平从此断了联系。
胡付太告诉呼和浩特晚报记者,这些年来,他对赵和平的思念之情一直有增无减,直到5天前,他终于来到我市寻找他的大哥,但令他没有想到的是,如今的呼和浩特市和几十年前已经大不同了,原来的麻花板村也已拆迁,于是他去社区居委会寻找,去派出所寻找,但是查询的结果是叫赵和平这个名字的人有300多个,却没有一个是他的大哥。
“感谢媒体帮忙,感谢呼市的好心人,我终于有了大哥消息,我正在去他家的路上!”昨日下午,电话那头,胡付太激动地说,通过媒体记者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他的寻人信息,赵和平的女儿看到后已经和他取得联系,他终于要和分别了几十年的大哥见面了。

相关内容